受辱症!扎哈维再批中超知名媒体人发明新词嘲讽玻璃心的国人

近日,离开广州富力的以色外援扎哈维,再一次批评起老东家广州富力和中超来,这也引发了中国球迷的再次反批。

不过,也有国内的足球媒体人并不以为然——像知名的《西安晚报》足球记者贺晓龙,就专门发文批评这些球迷,以及体坛周报名词王勤伯,还为此发明了一个新词:“受辱症”

贺晓龙认为:扎哈维的表态有不妥之处,但很多时候,我们过于在意别人的表达,那只是他的个人看法而已。

中国职业足球就是有槽点、缺陷和让人难以容忍的地方,有的外援离开后,直言不讳地吐槽,有的外援对此绝口不提,但你真的以为,人家就很尊重中国足球吗?

有的人甚至拿个放大镜到处“找骂”,今天发现一个诋毁我们的,明天又找到一个,在每个角落里寻找着大便,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?是一种“千里找粪”的精神。

但凡说点槽点,就是“吃谁家饭砸谁家锅”?——在单位里领着高薪,一个人经常给单位提意见,另一个对缺陷视而不见,究竟哪一个是吃谁家饭砸谁家锅?

贺晓龙称:我只是提醒一个最基本常识:假如你鞋带开了,有人提醒你,你千万别一脚踹过去,说他在侮辱你。不提醒你的人,才是真正的坏,但这个世界的确有很多奇葩,就是喜欢后者——“皇帝的新衣这个童话,更多地适用于普罗大众”。

其实,在当下的网络时代里,更多人有了更多可能的不同表达之自由——这也包括贺晓龙这样的知名媒体人。

比如,贺晓龙还转发了《体坛周报》名记王勤伯刚刚发出的一句话:“按照‘受辱癖’的标准,墨西哥媒体这张图是不是辱墨了?”——贺晓龙则如此评论说:“受辱癖?这个词用得好!”

确实,在我们成长为大国,和正在走向强国之路上时,有时,我们对于外界的一些事,或一些事的不同方面的感受上,还仍与“大国、强国国民”的身份、姿态与风度上不太相称——即有时,在我们过去受辱多年影响下,形成的那种“玻璃心”,似乎过于强烈了些!

我们其实永远无法捂住任何人的嘴——特别是山高皇帝远的海外人之口,所以,世上几十亿,显然会人多嘴杂,他们说什么,我们当然管不住,其中也有对我们的误解、不友好,我们真的要为此一一批判、一一回应?一一并要求道歉吗?

这显然没必要,也大可不必,在进行可能和必要的解释、反驳之下,我们仍然相信“清者自清”的道理。

比如,对于扎哈维这位中超射手王的说法,我们应安静倾听,对于确实不实的东西,进行反驳也有必要,但不必因此认为:扎球王就是在“侮辱我们”,自我心理上总是如此上纲上线,心伤的人,最终大多还是我们。

为了一点点批评,不管人家说的什么,就要一一反击,就要为之心伤,久而久之,积累多了,或真有“受辱症”的症状了吧?

当然,这并不说,对于原则性、影响力极大的抹黑,我们都要无视之——对于此类,勇敢回击,也是当仁不让、题中之义,对此,也要一分为二地看问题。

当然,对于贺晓龙最后一句——“皇帝的新衣这个童话,更多地适用于普罗大众”,本人不敢完全苟同。

对于普罗大众而言,蒙蔽双眼的“新衣”,其实更好更易拆穿,人们也更敢于无情地揭穿——因为,批评普通大众,往往是信手拈来且最安全的事!

相反,“皇帝的新衣”,而非言“大众的新衣”,原因就在于:“皇帝与大众”的权重上,完全不对等。

所以,所谓“新衣”,其实就是安徒生为“皇帝”专门订做的,因为,极少有人敢对皇帝说出“不存在的新衣”!:相反言说大众的新衣,就太安全了;如果敢揭穿皇帝的新衣,则要小心你自己就会衣不蔽体了!【原创评论:瑜说还休】